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大发彩票代理

日本汉学界楚辞研究述评

史小华 郑新超
内容提要 楚辞作为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 历来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国外对楚辞研究成果较为丰富的国家首推日本, 日本汉学界在楚辞研究方面出现较多有代表性的学者及其代表论著。本文着眼于楚辞传入日本的背景, 历史发展的轨迹, 深入考察日本汉学界不同时期楚辞研究的脉络, 分析总结日本汉学界楚辞研究的特征, 以期为国内学者在楚辞研究方面提供有益的参考和借鉴。

.引言

《楚辞》是战国时代末期伟大诗人屈原首创的一种诗体, 素有中国第一部浪漫主义诗歌总集之美誉。关于楚辞这一独特的诗体, 黄伯思曾经指出“皆书楚语, 作楚声, 纪楚地, 名楚物”。[1]当前国内外楚辞研究成果斐然, 领域不断拓宽。国外对楚辞研究成果较为丰富的国家首推日本, 日本汉学界在楚辞研究方面出现较多有代表性的学者及其代表论著。可以肯定的是楚辞研究属于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 需要研究者精通相关学科的综合知识。本文着眼于楚辞传入日本的背景, 历史发展的轨迹, 深入考察日本汉学界不同时期楚辞研究的脉络, 分析总结日本汉学界楚辞研究的特征, 从中挖掘日本汉学界楚辞研究的新思路, 以期为国内学者在楚辞研究方面提供有益的参考和借鉴, 有力地拓宽楚辞研究的新空间。

 

.楚辞东传日本的背景

中日两国一衣带水, 自古以来就交往频繁, 文化交流同样源远流长, 据文字记载, 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而在中国的唐朝时期, 即日本奈良时期, 两国的文化交流达到鼎盛期。从文化交流的角度看, 日本文化属于内驱力强劲, 善于学习吸收的文化类型。[2]这一时期, 日本多次向中国派遣遣唐使以及留学人员学习中国的文化和科学技术, 一度出现“唐风化”的现象。很多遣唐使以及留学人员归国后官居要职, 利用种种机会, 大力推广中国文化。也正是这一时期大量的汉籍流入日本社会, 加之归国人员的大力宣讲和传播, 致使日本社会出现了空前的汉学研究高潮。据《倭名类聚钞》记载, 传入日本的汉籍有250个类别, 囊括经、史、子、集以及天文、地理等各个方面。[3]至此, 日本开创了让国民引以为豪的具有灿烂文化的奈良时代。楚辞于奈良时代 (710-784) 随《文选》传入日本。[4]楚辞传入日本后受到相当的重视, 广为流传, 对当时的日本文学产生了一定影响。日本国学院大学教授藤野岩友 (2005) 在《巫系文学论》中通过对《日本书纪》、《怀风藻》、《万叶集》三部著作的考察, 指出楚辞对近奈良文学产生了一定影响。自奈良时代起, 日本汉学不断蓬勃发展, 对促进中日文化交流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日本汉学界不同时期的楚辞研究

() 奈良时代―日本楚辞研究的孕育期

据传圣德太子的《十七条宪法》是日本最早受楚辞影响的文献。该宪法第十四条中著有“群臣百僚, 无有嫉妒。我既嫉人, 人亦嫉我。嫉妒之患, 不知其极。”[5]圣德太子针对朝臣不断重复阐述嫉妒之害。而“嫉妒”一词, 在古代汉籍中较为多见, 楚辞中的用例不胜枚举。

 

然而学术界普遍支持楚辞传入日本的最早时期是奈良时代, 当时也仅仅停留在阅读或是以楚辞为出典阶段, 从楚辞对日本最早的汉诗集《怀风藻》的影响便可窥一斑。下毛野虫麻吕《五言秋日长王宅宴新罗客序》中写有“秋气可悲。宋大夫于焉伤志。”[6]“而楚辞《九辩》首句著有“悲哉, 秋之为气也”, 通篇文章论述秋天的悲哀。从上述引例中可以看出奈良时期主要以楚辞为出典阶段。此外, 从奈良时期的诸多著作中出现的有关楚辞的出典等可以看出奈良时代是日本楚辞研究的孕育阶段, 这一时期尚未形成对楚辞的专门评价和研究。但不得不承认, 奈良时代的仿唐文化风尚成为日本汉学界研究中国楚辞的温床, 为日本汉学界的楚辞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 江户时代―日本楚辞研究的肇端、发展期

自奈良时代到平安时代以及中世纪的镰仓时代、南北朝时代、室町时代、战国时代日本汉学界对楚辞的研究依旧停留在以楚辞为出典的阶段, 直至江户时代的到来。学术界普遍认为真正意义上的日本楚辞研究源于江户时代。江户时代因是德川幕府统治的时代, 故而又称之为德川时代。德川幕府大力推崇儒学, 尤其是朱子学, 视之为“官学”。尔后, 这一“官方哲学”成为江户幕府统治的意识形态之一。这一时期, 汉学有了长足的发展, 涌现出大量汉学家, 开始潜心研究汉籍。

 

江户时代起日本开始出现楚辞的和刻本, 和刻本不仅对楚辞本身进行翻刻, 有些在文本的汉字旁加上了日文训读。藤原惺窝是江户时代朱子学的首倡者, 堪称日本儒学与汉学研究的开拓者, 是对楚辞全集标注训读的开山鼻祖。楚辞和刻本的大量刊行以及楚辞训读的标注为日本汉学界日后的的楚辞研究创造了有利条件, 极大地推动了日本汉学界的楚辞研究迈向新高。大凡提及针对楚辞具有研究性质的成果当属秦鼎的《楚辞灯校读》。秦鼎在该论著的卷首加上了两篇序, 标注了训读, 对卷首附录的《屈原列传》进行少量评注, 并载屈复《新注》, 采用此种方法以供读者参照并读。[7]秦鼎的《楚辞灯校读》写有详细的假名, 大大降低了日本人阅读的难度, 而书中的评注也更容易让读者理解。其后, 龟井昭阳著有《楚辞玦》, 这是日本汉学家独立地针对楚辞所作的第一部注解书, 论著中具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且注解详细合理。竹治贞夫指出“本书注解的特色, 是它具有透彻的